父母要成為青少年的「顧問」

如果你希望自己在孩子的青春期和未來的生活裡,都能發揮有意義的影響力,你就要改頭換面,緊急改變計畫並追上潮流,重新讓孩子以『顧問』的職務聘用你。」

當然,這會是一個相當棘手的轉變。一個客戶不會聘用一個讓他覺得自己無能、或是威脅要接管他生意的顧問。

每個客戶都希望有一個足堪信賴、瞭解自己的任務,並且能提供實質建言、幫助他達成目標的顧問。

而在生命中的這個階段,青少年的主要目標就是實現自主權。

認清青春期是親子分離的時刻
譬如,家長必須接受青少年需要有自己的隱私。

偷聽兒子的對話、看他的日記,或是刺探太多的問題,都會讓他覺得你不信任他。

這樣就會築起妨礙交流的高牆;在遭遇困難時,孩子會覺得你是敵人、而不是他的盟友。

除了尊重孩子的隱私,你也必須尊重他在這個時期表達不安與不滿的權利。

詩人與攝影家高登‧帕克斯(Gordon Parks)曾經這樣描述他的青少年時期:「以孕育痛苦之名,我欣然悲嘆。」

你要允許孩子有體驗這種深層感受的空間,避免問些很直接的問題,像是:「你到底怎麼啦?」

孩子可能是悲傷、憤怒、焦慮或喪氣的,而這些質問只暗示著你對這些情緒的不贊同。

尊重你的孩子
想想看,你最要好的朋友如果以許多家長對待青少年子女的方式來對待你,那會是怎樣的情景?

不斷地被糾正、被提醒自己的缺陷,或是因為一些敏感的話題被取笑,感覺會怎麼樣?

假如你的朋友對你長篇大論地說教、以批判的語氣告訴你該如何對待自己的生命,你大概會覺得這個人根本就不太尊重你,也不關心你的感受。

漸漸地,你或許就會疏遠他、不再與他坦誠相對。

為孩子組織一個智囊團
有句俗話說:「養一個孩子需要一村子的人。」

這句話用在青春期孩子身上再適合也不過了。

所以我建議你要去認識所有和孩子日常生活相關的人物,包括他的朋友和朋友的雙親。

由於我們不可能是孩子的一切—尤其對青春期孩子更是如此,因此我建議父母應該讓孩子擁有一個充滿關愛的團體來支持他。

這個團體可能是出自教會、學校或你居住的社區;也可能是你的一群家族成員、或是朋友圈中非正式的組織。

最重要的是,要確定孩子接觸的是一些和你有共同倫理和理想的大人,當你的孩子無可避免或自然地和你疏遠、但又需要指導和支持時,這些人將是他可以依賴、仰望的人。

鼓勵獨立,並繼續做孩子的情緒教練
鼓勵自主也代表允許孩子偶爾做些不明智的(但不是不安全)的決定。

要記住,讓孩子從錯誤中學習,並在旁提醒叮嚀他。

您可能也喜歡...